吉林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游戏资讯 >

《亡国皇后虐渣日常》小说全文阅读-无弹窗-最新章节

时间:2019-10-08 13:52:11

  完整版《亡国皇后虐渣日常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  完整版《亡国皇后虐渣日常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由于 篇幅限制,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在关注微信公众号【 猫咪有书 】回复书号 “ 2235 ”即可阅读全文

  武汉治疗癫痫贵吗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第15章刚熟的大桃子

  赵元承知道她是故意磨给自己听的,微微一笑,调侃道:“这链子戴得还舒服么?”

  她含怒瞪他一眼,“很适合养狗用。”

  “傻瓜,狗链子怎么能设计得这么精致漂亮,你看这上面的宝石都是天下最昂贵的,还有这条金链,也全是纯金打造。”

  轻轻抬起她的手腕,吻了吻她手背上细滑的肌肤,又慢慢将金镯子向上拉了拉,确定她的皮肤没受到一点损伤,才放心的再一次将镯子拉回原位。

  纪倾颜睡了一下午,浑身上下出了一层薄汗,她很不喜欢这种粘腻腻的感觉,再加上天热,心底不由得一阵烦躁。

  她天生怕热,就算身上穿着很薄的衣料,依然觉得有些受不了。

  当他的指头碰到她肌肤的时候,一股清凉也随之迎了过来。

  她忍不住像小狗一样往他身上蹭了蹭,虽然打心眼里不喜欢他,但他身上的凉意却可以缓解她的烦闷。

  这个小动作虽然不明显,却被赵元承逮了个正着,看她小狗一样直往自己身上挤,心头一恸,便将她整个人抱进自己怀里。

  纪倾颜不满他这个霸道的动作,在他怀中直扑腾,“放开我放开我,这么热的天你想热死我吗?”

  他身上的味道虽然已经很熟悉了,可被他像抱孩子似的抱着,还是让她十分不满。

  赵元承哪肯放手,想念了这么多天的人儿如今就在眼前,不好好欺负欺负她那真是太对不起自己了。

  又是亲又是吻,两人在床上闹了好一会儿,当纪倾颜从他怀里扑腾出来的时候,已经出了一身香汗。

  她心情不好的闻了闻身上的汗味,撒泼打滚非要洗澡。

  “你想和朕洗鸳鸯浴就早点说嘛,朕这就叫人准备洗澡水侍候你沐浴洗嗽。”

  纪倾颜傻了眼,“谁说我要和你洗鸳鸯浴来着?”

  她将手腕伸到他面前,“我是让你快点把这条狗链子给我摘下去,我已经很久没痛痛快快的洗个凉水澡了。”

  不理她的控诉,他笑得非常温柔,“放心吧,朕一定会把你侍候得舒舒服服痛痛快快的。”

  没多久,宫人便将一个超级大浴桶给搬了过来,里面盛满温水,打发了宫人之后,赵元承亲自给她脱了衣裳,抱着她一起入了浴桶沐浴。

  纪倾颜在他怀里挣扎了好一会儿,才不得不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,任由他把自己锁进怀里,一边对她上下其动手又是亲又是吻,一边在水中享受着他殷切的侍候。

  只是她这人非常记恨,时不时就趁他不备咬他一口,或是趁他不注意抓他一把。

  赵元承拿她的孩子气没招,只时随时提防着她小爪子的恶意攻击。

  当他的胸前第七次被她抓破的时候,他忍不住训道:“你怎么和只野猫似的乱抓人?喂,不准咬人,死丫头,你不只是野猫,还是只爱咬人的小狗。”

  她气得直瞪人,“我不是野猫也不是小狗。”

  “那你咬我干什么?”

  她告状般将拴着金链子的手抬到他面前,“你拴着我,把我当囚犯。”

  “谁让你不听话?不听话的下场就是要受到惩罚。”

  水中的她更是别有一番风情,长发披散在水面,素白小脸的两腮红红粉粉的,像一只刚刚熟的大桃子。

  两人裸呈相见,她娇美诱人的胴体就在眼前,赵元承怎么可能把持得住。

  一把将她捞到怀里,迫不及待的便对着她的小嘴吻了下去。

  虽然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在水中交合,但这副身躯仿佛有着万般魔力,每一次侵入,都让他兴奋异常,觉得自己所拥有的是世间最昂贵的珍宝武汉治癫痫到哪家医院好

  起初还在他怀中撒泼的小东西,慢慢融化在他的侵略之下。

  当灼热的液体闯进她的禁地之后,两人才紧紧抱在一起,慢慢在水中放松下来。

  纪倾颜微微喘息着,一边恼怒自己的身体居然不听话的再一次臣服在他身下,一边像只小兽一样想要挣扎出他的怀抱。

  赵元承哪肯让她离开,他双腿间的小将军虽然刚刚发了一通威,可此刻却并没有因为欲望的释放而离开那令他倍感舒服的入口。

  那里仿佛是一个契合点,紧紧联系着两人的灵魂。

  他亲吻着她的脸颊,为她拭去额角的汗液,小声在她耳边道:“你知不知道,当朕得知你逃出宫的那一刻,真的连撕碎你的心都有,更让朕生气的就是,你居然敢去妓院那种地方落脚,不但如此,你还不计后果的胆敢挑衅朝中大臣的儿子。”

  说到此处,埋在她体内的东西慢慢壮大,他惩罚般向前一顶,成功惹得她一记娇呤之后,才训道:“你这冒冒失失的性格,若没有朕从后面给你收拾烂摊子,指不定还能闯下多少祸事呢。”

  提起这件事,纪倾颜立刻不乐意了,“若不是我的及时出现,又怎么会逮到朝中大臣的儿子居然还去那种地方狎妓?”

  赵元承被她的辩解给气乐了,“按你的意思,你还有功劳了是不是?”

  “我没这么说,不过历朝以来,朝庭大臣都不可以狎妓,这则法例皇上应该不会不晓得吧?”

  “朝中大臣的确不可以狎妓,但曹青山的儿子,并不是本朝大臣。”

  纪倾颜气得不行,“说白了你就是想包庇坏人。”说完,还用力咬了他一口。

  赵元承吃痛,又一次用力在水中顶了她一记,“你这丫头真是又尖酸又刻薄,小心眼还爱记仇,朕今儿不罚你,以后倒真会把你给宠坏了。”

  他非常满意自己给自己找的这个罚她的借口,肆无忌惮的在水中蹂躏着她娇嫩的小身躯。

  还没等他的精力发泄完毕,那个惨遭他欺负的小东西便耐不住他的驰骋,没过多久,便埋在他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  黄冈正规的癫痫病医院水已经有些凉了,担心她会着凉生病,将睡着的她从水中抱了出来。

  前不久让人特意给她用冰蚕丝做的几件亵衣已经送了过来,他亲手给她擦干身体,又将那凉薄的衣裳给她穿上。

  看着她沉静的睡颜,心底的怜惜和疼宠也被胀得满满的。

  这个小妖孽,即使每次都把他惹得大发雷霆,还是这么让人对她爱不释手。

  就算是气极了拿链子给她上了锁,也是害怕,怕她再一次不计后果的逃离他身边。

  轻手轻脚的从忘忧宫走出来的时候,就见玉蝶正守在门口处等候着差遣。

  赵元承睨她一眼,“好生给朕侍候着,有什么特殊需要的,就去找刘福。”

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由于 篇幅限制,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在关注微信公众号【 猫咪有书 】回复书号 “ 2235 ”即可阅读全文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