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新闻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情感成长 >

有人骂我大锐雯,我揍了黑社会 102

时间:2019-10-29 14:04:10
有人骂我大锐雯,我揍了黑社会 102

  “恩,我想想啊,我一边去走路一边想,然后想好了告诉你,好不好。”
  叶蓓蓓点点头。
  “那我走了啊。”我对叶蓓蓓说,听到叶蓓蓓的肯定的回答之后,我才转身走了过去,在大概过了一百米的时候,我回过头,看到叶蓓蓓还站在原地看着我。
  我记得叶蓓蓓说过,她原来从来都没有找过对象,我算是她的初恋吧,女孩子,对这段感情投入的总是最多,不知道,我将来能不能给她幸福。
  ……
  上班的期间,我百无聊赖的看着天花板,还在想着,下午叶蓓蓓给我送的那份她亲手做的爱心盒饭味道真心不错。
  而叶蓓蓓来给我送盒饭的时候,彬少他们几个也正好在,一看到叶蓓蓓惊为天人,李传文还问我那是哪的女孩子,这么漂亮,让我介绍给他呢,但是当看到叶蓓蓓过来靠在我怀抱里的时候,李传文不由的仰天长叹道,“哎,好花都插在牛粪上了,我这样的美女怎么看不上他”。
  可是这个时候彬少在一旁插嘴了,“被你祸害的美女还少啊,你小子是祸害完就丢掉了,哪像人小七这么专注。”
  李传文在那里连叫冤枉,虽然李传文是他们几个人力破处破的最晚的,但是他在破处后,似乎是体会到了那种好处,开始一发而不可收拾起来,凭借帅气的外表,再加上显赫的家室,短短的两三年间,李传文换的女朋友听说都能赶上彬少的一半了。
  当然,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彬少一脸的自豪,李传文也是一脸的自豪。我没问,但是心里不由的暗叹到,赶上他的一半就这么自豪,那彬少究竟得祸害多少个?
 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突然间对讲机里传来了一些声音,说下面有个包房发生了一些问题,让我过去。
  这几天,我也渐渐的习惯了这种事情,毕竟有的地方,就会有事情发生,现在对于处理这些事情,我也算是轻车熟路了,对于那些是否真正的有背景的,我也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  顺便说一句,出于我之前在处理彬少那件事情的出色表现,周博现在把那些20岁以下的家伙,弄出的麻烦大都交给我来做了。
  他对下面吩咐到,“凡是和七哥差不多年纪的人弄出的麻烦,你们直接找七哥就OK”。还美名曰,我对这种年纪的人有经验,我们这里的其他几个主管,也都是二十多岁,和那些小毛孩没什么共同语言。
  我心里暗骂声,小毛孩你妹啊,有毛的经验,他这样做,这完全的是剥削廉价的劳动力。
  我来到包厢的时候,里面是几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人。我感觉我的心态上要比一般的人成熟吧,或者也可以说是我的心老了吧,现在那些十六七岁和我一样大的家伙,在我的眼中纯粹就是小屁孩一样。
  遇见他们后,稍微动动手段,软硬兼施一下,就能把他们制服的服服帖帖的。
  毕竟绝大多数来玩的都是普通的学生,极少数算是有钱人,而真的像是彬少那种类型的,可以说是凤毛麟角。
  在我进去之后看的好几个人在那里站着,似乎在吵着什么。看到我来了,我们的保安立刻停下了说话,来到了我身边。
  我问了一下这里怎么了,发生了什么事,他告诉我,这个包间是有人喝多了,在玩的时候,把我们这里的沙发给烧了好大片,现在已经做不了人了,要让他们补偿,可是他们嫌我们要的太贵。
  对,一直忘了说了,在我们这里的发生情况,除了那些酒鬼调戏女服务员,还有闹事打架以外,就是损坏物品了。
  当然,这里的损坏物品,一般都是按照原价好几倍去付款的,具体是几倍,就要看你的消费程度还有你的态度了。
  换句话说,得看我们的心情。
  对于那些态度恶劣的,罚你个四五倍都可能,毕竟这是我们买的,问我们买的时候是多少钱?好,我买的时候花了几十万,怎么的!
  什么,你说想要发票给你看?看你妹啊,你看到哪个娱乐场所买东西还留着开发票的。
来到这里,能玩就玩,不能玩快快的滚犊子,有钱的是大爷,没钱的你装什么大尾巴狼。
  我观察了一下房间内,首先把目光看到了吵的最凶的那个小子,他现在还在继续说着。“你们就这一个破沙发垫子,有什么好值钱的,居然问我们要2000?”

  我让服务员给我让开了位置,然后我走了过去。“你好,我是这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好里的主管,请问发生了什么事?”
  “也正好你来了,你给评评理,我这朋友只是不小心用烟把这上面烧了一个洞,就得问我们要两千,你们这里也太黑了吧。”
  我看了一下他说的那个洞,那绝对不是不小心用烟烧了的,而是有人故意弄的,大家都知道,烟头就算掉到沙发上,也只有很小的一个圆形的形状,而不会像这种是大面积烧伤。
  我想了一下,让后开口说道,“不好意思,我们这里的规定就是这样的,而且,您说的这个小洞,这个也太……”我看着他们后面的沙发说道。
  “我们不管,这个不可能要两千块钱,你们太有些过分了,反正我们是没那么多钱。”听到我的话,反而有些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。
  “您好,这个不管,这倒是让我为难了,大概一条腿应该能抵得上这两千了吧,放心吧,只要一条腿,对了,这是谁烧的?”对于这种一上来就刷皮撒泼的人,和他们说好话也是浪费时间,不如直接狠点来。
  其实我再说这句话的时候,已经不露声色的把目光扫过了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人,也看到了房间里的一个小子在我说话的时候,眼神猛然间传出一阵慌乱。
  看他现在的样子,到是不像之前说的那样是醉的,反而清醒的很,在很多时候,喝醉酒就是一种掩饰,为自己不负责所做的掩饰。
武汉癫痫治疗哪家好 宋体;font-size:14px;line-height:24px;background-color:#e5e5e5;" />  “哥们,是你烧的吧?”我透过人群对他问道。
  那小子看到我的眼神看向他,他一下也紧张起来,“我,我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  “现在不是管你们是不是故意,而是现在你们损坏了我们这里的东西,按照价格赔偿天经地义,如果不陪的话,在哪都说不过去吧。”
  “我知道,我错了,刚刚烧完就后悔了,可是,我们真的没那么多钱啊。”这小子愁眉苦脸的说道。
  听完他的话,我皱起了眉头,其实别看我刚刚说的没钱了拿一条腿,但是实际上,那只是吓唬他们的,做我们这一行的,如果对那些不是故意闹事的人,还是很宽容的,我们毕竟是开张做生意的,最主要的目的还是钱。
  就在我想的时候,突然在人群中后面的一个家伙,说了声,“你是化中的七哥?”听到他的话,我皱起了眉头,在这里居然还能有人认识我,难道是我们学校的?
  “你是?”我对着那个人说道,似乎有点眼熟,但是怎么都想不起来。
  “我是四中的。”那个小子说道,“原来的时候见过七哥,七哥忘了?”
  “四中的?”我似乎没有认识过四中的人啊。
  “七哥,我当初的时候,在你们和三中打架的时候,我们在一起吃过饭,不对不对,是在一个餐厅里吃过饭。”他小心翼翼的提醒着。
  听他一说我也想起来了,当初和三中的时候,似乎在遇到了两个四中的小子,我一直还以为那些人都是陈涛找来的托呢,原来不是。
  “七哥,想起来了?”
  “恩。”我点点头对他说道,“有点印象。”
  “当初七哥和三中的那帮家伙打,宁死不抛弃兄弟,我们可是羡慕的很呐,甚至在回去,你差不多是我们整体四中人的偶像了,我当初在四中混的也还可以,所以有幸和哥们一起去看了七哥。”他冲我说道。
  “别拍马屁了,有什么就说吧。”我对他说道。
  “那个,七哥,你看,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,你看,这个是不……”果然露出马脚了。
  “因为这是我们场子里的,我也没办法,”我做出为难的样子,然后又说道,“好吧,看在我们熟悉的份上,我给你烧算500,记在我的账上,够意思了吧。”我对他说道。
  其实就是那一个坐垫而已,即使再高级,换了我估计都不到500,但是我也不好把价格说的太低,毕竟之前告诉他的数字在那里,而且我和他也只是见了一面,和他谈不上什么交情,没必要为他省钱。
  那小子想了一下,然后又看看那个沙发,对我点点头对我说,“好的,谢谢七哥。”
  我耸耸肩,然后对他说道,“我们原来也算是见过,在这里说几句话,是为了你们好,别不爱听,在这种场合,最好还是不要闹事,刚刚我说的一条腿,别以为我是耸人听闻,其实这种事情,在这些场合里一点都不过分,别出来玩,坏了规矩,一不小心把自己搭了进去,这可是一辈子的事。”我对他淡淡的说道。
  “恩,七哥,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”他听我说话的时候,急忙点头说,我看到他的额头上冒出微微的汗珠。
  “不过也没那么夸张,你们好好的守规矩玩,还是没什么问题的。没什么事的话,那我先走了,大家在这玩的愉快,有什么事叫我。”我看到他听进去了,冲他点点头,说完就准备走的。
  其实他们完全没有在玩的愉快这一说了,毕竟刚刚被罚了一千五百块钱,我不相信他们还能有兴趣继续玩了下去。
  我刚走了两步,刚刚说认识我的,那个小子就开口了,“七哥,别急着走啊,好不容易见你一次,请您喝杯酒怎么样?还有点事想和七哥说,关于学校的。”
  我想了一下,然后点点头,示意让那些保安们先离开。
  我坐下说道,“有什么事,说吧。”
  “七哥,我叫孔伟,这里面都是我的哥们,他们也都很久之前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了,一直都很佩服七哥,希望能在这里和你认识一下呢。”他首先给我介绍到。
  我微笑着点点头,“看你说的,以后常来玩就行,我现在一般都在这。”
  “七哥,一定一定。”然后这个小子又把那些人的名字挨个给我说了一遍,我都一一的点点头。
  我之前的时候,已经看过,自从这个孔伟说了我上次和三中打的那件事之后,从这些人的眼神中可以看出,他们似乎都想了起来了,现在一个个都双眼冒光的看着我。
  我能看的出,确实都是原来听过、知道我的,要不也不会这种状态来面对我,我也很努力的把他们的名字都给记了下来。虽然他们很多人都可能只是小角色,但是也不排除以后有需要他们帮助的情况。
  毕竟未来的事情,谁能知道呢,多认识一个人,总是好的,说不一定还真有用的着她们的时候。
  在喝酒的时候,这个叫孔伟的小子对我说,“七哥,其实刚刚不是那两千块钱的事,这点钱哥们能掏得起,只是觉得……”
  “觉得有些不值是吧?”我微笑的说。
  他有点尴尬的不说话了,毕竟所有的人,在一个一直很敬佩,或者说算是“偶像”的人面前,展现出了一些比较小气的样子,都会心里感觉到不好意思的。
  “其实,这个东西本来就不值。”我喝了一口酒慢慢的说,“但是就算不值,你也没办法,毕竟在这种场合下,你没地方去讲理,社会上,本来就和学校不一样,这里的都是些什么人,你知道么?一个个的都耀武扬威的,但是在这里,你是龙湖北哪家医院治疗老年癫痫病好也得给我卧着。”
  当然,还有那种有足够背景的人,我们是不敢动的,这话也没给他们讲,讲了也没用,对于他们这种背景不够大的人,就当时不知道这一条吧。
  “现在啊,你们还小,以后经历的多了,会知道的。”我耸耸肩。
  “恩,七哥说的对,是我们有些太嫩了。”孔伟听了我的话点点头。
  又过了片刻,孔伟说道,“七哥,今天认识你,很开心,我们其实也是郁闷了,哥几个才来玩的,真没想到遇见你,真是缘分啊。”他拿起酒杯。
  我看到他敬酒,也拿起喝了一口。
  孔伟放下杯子,又想了一下,小心翼翼的问道,“七哥,对于我们那四校联盟的事情,你怎么看?”
  “四校联盟?”我皱起了眉头,“这是什么东西,我怎么不知道。”

  “额,七哥,你不知道啊?这个现在在我们龙山区的学校之间都传疯了。”他看着我,眼神中有着些许疑惑,似乎是不明白我为什么会那样说。
  “我这段时间一直在上班,所以和之前的哥们都没有太多的联系。”我对孔伟说道。
  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听到我的话,孔伟点点头,然后对我说道,“四校联盟是这样的,在前段时间,我们龙山区的四个学校,组成的,而且这件事的发起者,还是你们化中和三中呢。”
  听到他的解释,我心里也隐隐明白了一些,这个发起者既然是化中和三中的话,这应该是王萧、陈涛和王兆宇他们弄的,三中的老大陈涛当初都被我收服了,我们化中除了我们这个势力以外的其他人,可没有这个本事。
  “那建立这个联盟是想要做个什么呢?”我向陈涛问道。
  “其实这个联盟,当初在发起的时候,他们所告诉我们的是,以后再我们学校有什么事情,自己不方便出手,或者说是自己学校的学生不方便出手了,可以让其他学校的人过来帮忙解决这件事情,总的说起来这也算是一个外援吧,而且在当初说的时候,还有一个最诱人的原因,那就是——打老师。”
  “什么?”我听到了孔伟的这句话之后,不由的哑然失笑,然后又确认的问了一句,“打老师?”
  “是啊,老师是学生的天敌,你说每次给我们布置那么多作业,各种没事找事,而且还公然叫家长给我们告状,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以为难我们为乐呢,向我们这种不好好学习的学生,就差不多是老师的眼中钉,肉中刺,就是想把我们给赶回家,我操,我们特么的掏钱来上课,他们凭什么这么对待我们,都特么说花钱的是大爷,我们花了钱,还得再老师面前装孙子,我操他妈的。”
  “甚至还有些老师、校长什么的,对我们女同学各种性骚扰,特么的平时我们自己的女朋友的时候都舍不得多摸一下,怕伤害了他们,而这些老师呢,他们给讲题的时候,以师长的嘴脸,各种特么的占便宜,吃豆腐,草,那帮老男人怎么不回去吃他老妈的豆腐去。”
  孔伟越说越生气,他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这些人渣就特么的欠揍,我操,劳资恨不得上去把他揍的他妈妈都不认识。”
  看着孔伟说话的这个样子,我心里恶想到,他的女朋友,绝对曾经被老师或者校长骚扰过,还被他看到了,要不这家伙怎么能说道这件事就这么大的脾气。
  “可是碍于校规,自己学校的又不敢打,怕被开除了,所以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有外校的人,来打完就跑,这样就可以报仇啦,而且那些被打的老师还不认识,他们总不能跑到其他学校去找人吧。在以后他们有事,需要帮助的时候,我们也可以去帮他们打,互帮互利的事情,对大家都好。”孔伟说完看着我。
  虽然他说的很激动,我也相信他说的是真的,毕竟在高中的这个年级段,是所有人的叛逆期,不希望别人看着管着,再加上有些老师确实做的很过分了,比如前段时间在网上传的很火的,XX校长QJ女生,这种事情,在神州大地上,应该从来都不会缺少。
  正式因为这些原因,他们才会产生这种报复老师的念头。不过我从来都没有体会过这种情况,毕竟当初在化中的时候,我的成绩在年纪名列前茅的,这一点那些老师就不会因为成绩来为难我,而且,就凭我在化中的位置,在加上娜娜的母亲可是校长,还真没有哪个老师,敢来调戏我的女朋友。

(未完待续)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